站内查找

红网新化站旧站 新化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新化新闻网 收藏本站 收藏新化新闻网 在线投稿  投稿邮箱
新化新闻网 红网新化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新化分站 > 人文地理 > 梅山文化 > 内容阅读

又到清明挂青时

  又到清明挂青时。

  偶然间拜读娄底作协副主席袁杰伟老师发表在《杂文日报》上的《挂青》一文,感觉心里酸溜溜的,一行眼泪,在无声无息中悄然滑落。泪眼朦胧中,不禁想起了亡故三年多的外婆。

  记忆中的外婆,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每逢阴历初一、十五,就会点着长香,焚烧黄纸,面对泥塑的观音菩萨鞠躬作揖,嘴里反复念叨着,菩萨啊,求您老人家多多保佑我的子孙后代,保佑他们无灾无祸,一生健康平安!

  2005年12月24日,五姨父在冷水江遇害。噩耗传来,所有的亲友都嚎啕大哭,惟有外婆的脸上波澜不惊,她只是挪着小步,蹒跚地走到神龛前,久久的凝视菩萨,“菩萨啊,您老人家大慈大悲,普救天下众生,为什么不能及时挽救三冒几(五姨父)的命呢?难道是我的诚心不够吗?”外婆的喃喃自责,换来的是菩萨给予的无声和绝望。而我,此时此刻,还呆在衡阳北郊的土地上,面朝织机,在嗡嗡嗡的机杼声中,接受改过春风的洗礼,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专读织机图。

  作为外婆的长外孙,外婆从小便对我寄予很高的期望,她知道我父母的经济条件不好,又是外姓,在袁家村这个比较封建落后的偏僻乡村,难免不会受到袁家大姓的排挤,于是,她让我从小到县城跟着几位姨妈一起生活读书,她不求我有朝一日成为国家的栋梁,有多大出息,她只求我能够静下心来,把书念好,把字写好,长大了,能找份体面的工作,就阿弥陀佛了。但是,我却辜负了她一生的期望。受社会风气和金钱名利的影响,我认识了不少社会上的无业游民,与他们同流合污,把虚荣攀比当荣耀,寻衅滋事当刺激,最终受到法律的严惩。那个时候,我有的只是无尽的痛苦和悔恨。而外婆,并没有因为我的锒铛入狱对我过多的责备什么,她相信我的人品,她相信只要我痛定思痛,敢于同旧我决裂,美好的明天一定会向我招手。外婆常常跟外人说:“我拜过菩萨了,在好几次的睡梦中,菩萨托梦告诉我,跃吉并不是一个怙恶不悛的人。”

  外婆知道,里面的生活单调枯燥,劳动体力强大,担心我在里面吃苦受累,在每年春节的家人团聚会上,她都会当着所有亲人的面说:“有空的时候,你们应该去看看他。”后来,从管教那里打听到,我经常利用闲暇时光读报写稿,她便特意嘱咐五姨父和其他亲人去探监是时候,记得给我捎上基本提高写作水平的书籍。而这个时候的外婆,年近八旬,多年染上的痔疮,基本上掏空了她原本孱弱的身子。她已经无力舟车劳顿,到遥远的衡阳看我一眼了,但对我的牵挂,在她心里一刻也没消停过。

  2011年6月,重获新生的我提着一大包书籍,回到了新化。正好赶上了外婆的八十岁生日。人逢喜事精神爽,看到我的回归,外婆笑的合不拢嘴,“菩萨没有骗我,跃吉终于提前回来了。”过完寿宴,外婆特意在路口放了一挂长长的鞭炮,给家中常年供奉的泥塑菩萨烧了大把的纸钱,焚上几炷香,跪跪拜拜了很久很久。

  2015年年下半年,就在我的小女儿卿卿出生后不久,忍受了痔疮癌变病痛多年的外婆,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与世长辞。从此,世间只多了“外婆”这两个字的存在,而我的可亲可敬的外婆,永远只能在我的梦中出现。

  又到清明挂青时。

  “有儿坟上飘黄纸,无儿坟上草树青。”在清明挂青的当日,让我把长长的怀念融入黄白相间的青中,挂在您那长满青草的坟头,愿您老人家在另一个世界没有病痛,健康快乐常伴左右。

关于我们通讯员注册友情链接下载中心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广告联系
中共新化县委、新化县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新化县委宣传部承办 新闻热线:0738-3238002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2006099号-1 新化新闻网 红网新化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