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查找

红网新化站旧站 新化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新化新闻网 收藏本站 收藏新化新闻网 在线投稿  投稿邮箱
新化新闻网 红网新化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新化分站 > 人文地理 > 梅山文化 > 内容阅读

小心:这里是新化

  

 

  写下这个题目,便想起“狐假虎威”一词来。这里得交待一下何以竟有这种感觉。北京有一电台,有栏目就叫“这里是北京”,栏目做得有些声色,且因了这词儿的霸气,给北京听众长了脸,一大早老头老太太提了个收音匣子晨练,听到男女播音员在庄严乐曲声中报告着“这里是北京”时的那份自豪劲儿,恨不得将户籍本儿也带上随便路人翻看。

  栏目做得好,榜样的力量就显示出来了,所以伟人的家乡就学了这招儿,湖南某市就出了个大书,叫《这里是湘潭》。要说,这里是湘潭也是挺牛的,因为这里是主席的家乡。但话又往回里说,我真的没有在那牛气冲天的书里看出啥力量来,原因很简单,就是没有足以支撑“这里是这里”的那份子内功气魄与实力。如果少了这些个东东便开一声闭一声地“这里是井冈山”、“这里是延安”,说来说去,除了表明这里确实是“这里”以外,就不会有北京老头老太的那份得意劲儿了。

  我原也是用“这里是新化”为题的,一想到邯郸学步东施效颦诸公的陈旧,自个儿先就没了那份底气,再则,新化这样个曾经的“化”外之地,估计也是从来就没有过这份狂狷与心思的。但我又想借“这里是这里”的格式说话,于是便特别在前面加上个“小心”二字,咱们先将自个儿的身段放低一点,咱不犯着谁不惹着谁,这样就省心安心了很多了。

  算是一个交待……  

 

 

  一

  加上“小心”二字后,便隐隐觉出文章的匪气来,好像提醒别人,莫乱来,“你进入了匪区”一样,这多少有些渗人,且让自个儿有些不安起来。后来,想想新化二字的意义,也就慢慢地心“安”理得了。

  据查证,“新化”二字最先出现在北宋熙宁五年(1072),所谓“王化之一新也”。查考了《新化县志》,始记于新化境地“民不畏死”事件最先的文字是唐光启二年(886),此后一直是“梅山峒民攻邵州”、“梅山峒民……攻入潭州”一类的记载。也不是每次“攻”都有胜算,大多是为官兵所破,且峒人多死。如北宋开宝八年(975),“宋将石曦攻入梅山,捣毁板、仓诸峒,俘馘(割左耳)峒民数千人”,又977年秋,“俘擒峒民二万人,取利剑两百斩之,余五千遣归”。一直到熙宁五年(1072),朝廷委中书检正章惇、湖南转运副使蔡煜“共谋诏讷梅山”,十月,“檄入蛮境,蛮民大欢,争辟道路以待,遂得其地。”由是,梅山始“置新化县”,谓“王化之一新也”!……凭本文我所引用的这些资料,从886年到1072年,这中间有着186年的峒民与官兵征战的故事,可见新化梅山民风之悍。有了“新化”之名,峒民“自此归服”,之后,历经南宋、元、明、清、民国,又一路风雨地走过了877年,梅山峒民抗暴、抗外族入侵的血色嘶喊一直就没有断过,当中华民族最是危机最唤英才的时刻,陈天华就来自这样的地域,谭人凤就来自这样的背景,推翻帝制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孙中山的同盟会组织仅新化就有40余人,他们就来自这样的山乡村寨大小屋场。“长梦千年何日醒,睡乡谁遣警钟鸣?腥风血雨难为我,好个江山忍送人!一腔无限同舟痛,献与同胞侧耳听。”这是新化人陈天华在《警世钟》里的呐喊。毛泽东读了陈天华的《警世钟》后在《西行漫记》说:“我读了”这本书后,“开始意识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影响毛泽东主席对中国时政认识的,不止陈天华一人,还有他的恩师袁吉六、罗元鲲、张干、罗教铎,这四人都清一色新化人。新化有四位角色是毛泽东的“先生”,这中间的巧数在乎他们都是湖南第一师范的老师,但当时能有四位新化人同在湖南一师任教,不正说明新化的“软实力”么?

  由上所述之新化的千年不“化”——崇尚武功,勇于斗狠,到新化的完全“新”而“化”之——大家毕出,国士成群,可见新化那是怎样的一片山水,又如何润育了如此这般的代代传人。所以,但凡经过此地的文人学士须是极当注意的:小心,这里是新化!

  

 

 

  二

  记得小时候看有关毛泽东的故事,说年轻时曾经想组建一个湖南共和国,当时觉得毛主席真伟大,如果真弄成了个湖南国,那该多好玩啊:湖北人广东人来了,我们让他吃什么就吃什么喝什么就喝什么,不带自己做主的,还隔三差五的给我们湖南国进点贡啥的。小时的我是以后来毛主席的威信想象作为湖南国的地位的。当然时间的烟云早就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拽拉走了,但对建国建郡一类大人物总有些崇敬。这次到新化走了一圈,始知当地人提出了“蚩尤故里在新化“之说,先是存疑,后来随着对新化资料的了解,越来越觉得其说可以自圆,特别是收读杨慧诚先生寄来的《大梅山研究》后,觉得新化学者们关于《新化“蚩尤故里”考辨》从青铜器考古、民俗记忆、地名文存等各方面提出的翔实论证,是颇具说服力的。这样一来,可就比我小时候所能想像的建国建郡一类的事大了去了——整个华夏民族的文明史都与新化有着密切关系!据传蚩尤是上古时代九黎部落的酋长,是苗族人和部分汉族人的祖先。其人乃中国神话中的武战之神。据说蚩尤曾与炎帝大战,竟把炎帝给打败了,于是,炎黄二帝联手大战蚩尤。蚩尤率数十兄弟举兵激战,以争天下,终被所杀,后黄帝以其英烈的战斗性格与不屈精神,尊蚩尤为战争之神,所谓“兵主”者也。正是因为蚩尤的勇猛让人心生畏惧,黄帝把他的形象画在军旗上,用以鼓励自己的军队勇敢作战,各路诸侯见蚩尤之像而不战以降……

  真是了得!

  “了得”的事还有。那就是新化的“桃花源”。  

 

  记得名博沙龙一行人在新化的那天是雨着的,从山上看完梯田下来,雨便停了。车在一个山嘴上停下,山脚下“豁然”可见一小村,“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此一时,陶渊明之“桃花源记”朗然上口,“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并怡然自乐”。凭白了说,不需再看什么考证资料,你便相信,这至少是全国所传三十多个“桃花源”村景之一。同行的陆群说着诸多典故以论证其神奇讶异,诸如祖上谱谍、秦奉改字以及武陵山脉、梅山文化等等,这些当然都很重要,但就眼下这一完整“桃花源”村景面前,都显然不是那么重要了。就其完全性相似性而言,山脚下的这古意迷离的村子,真是让人难以质疑陶渊明记载的真实性。便突然想起,为何全国有那么多的桃花源景争命其名且强说正宗非我莫属呢?新化人在接下来的确名争夺中又将以怎么的方式出奇致胜呢?我想,新化人应该不会重蹈他人旧径,说必是我最正宗。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做《“潇湘八景”研究》课题时一位日本学者对全球性“潇湘八景”文化现象的看法是很有见地的,他说,“所有这些,都是心向往之而又未及涉足后的一种憧憬,一种映像,一种投射,一种假托”。诚哉此话,“天下遍是桃源村”大概就属于这这样的一种了。但由“憧憬”而“映画”之如奉家古桃花源如此逼真者,当属稀见,难免不让人唏嘘扼腕!

  上面我提到了新化的“梯田”,也就是紫鹊界。用什么词来形容紫鹊界的各种价值,这真让人挠头,算了,也就不多说了,只说这一丘丘大大小小的水田,整个就挂在山岭上,其面积竟有28万多亩,年复一年地向土地的主人提供着优质的稻食,两千多年了,一直就这么着。在山之坡顶,你不会看到一处塘堰堤坝,而灌溉自如天地合一,这内在的神妙,以及透显着的古老智慧,只有时光可以絮说,絮说着白云间的往事,絮说着大山深处的顿悟与灵光……

  由毛泽东主席年轻时的“湖南共和国”,说到“蚩尤故里在新化”,再说到“奉家桃花源”、紫鹊界,一路说来,时不时的有些穿越感,是在那种时光隧道里穿行的感觉,都混合着历史的记忆与文化的判断。便想到我们一行在新化行走三天里的一些细节,有人也学指点江山范式,我除了捏一把汗外,也真想提醒一下:小心,这里是新化!  

 

 

  三

  说了新化这么多,还没有说到个“文”字,且处处提醒别人“小心,这里是新化”,似有些不厚道的感觉,好像新化果就是化外之地似的。

  其实,新化之“化”,首功在“文”,没有文,何以化之?关于“文化”的定义,不在这里罗嗦了,那会很慵长。想想新化紫鹊界那一份的清纯朴素和农耕境界,想想奉姓村落的桃花源憧憬与古文人田园理想,再听一耳邓显鹤、陈天华、谭人凤、成仿吾们在那个时代属于他们理想的呐喊,哪一样不充满着《警世钟》、《猛回头》的千钧力量?他们从蚩尤战斧雄风所接传过来的舍我其谁勇气与情怀,奠定了梅山文化的厚重根系,加之以大熊山的千年烟云沁润,让梅山文化既有大江东去的豪迈,又有小桥流水的韵致,骏马秋风,杏花春雨,统育了新化文化的刚毅与深情。如果不从这个角度欣赏,估计很难把千古雄风的战神之乡与万般柔情的紫鹊界神仙之地置放于一个视界之下;更无法理解“效采药遗踪,潜隐于壕”的怡然之乐与“一腔无限同舟痛,献与同胞侧耳听”的愤世之恨同出于梅山一地了。

  所以新化之“化”,是百世文武化育之化,是千年电光石碳淬火之新。由此,它催生了湘学复兴,它催醒了国人觉悟,它以一声声的断喝与呐喊,让帝制的围墙在风雨中飘摇坍塌,让国际主义的号角吹遍战火纷飞的那“三千里江山”……

  这就是刚毅新化,也是多情新化!

  新化的刚毅与多情,还表现在它的日常叙事与生活抒情里。

 

  来新化,读了本书,叫《素颜新化》。扉页“移步红尘外,归来云水间”一句,就让人十分地佩服,不知什么样的才笔可以将紫鹊所在的新化描绘得如此诗情画意百态千姿。便往后翻,越翻越出彩。它的出彩不全在文笔,在乎对于当下旅游宣传的全颠覆,在乎对当下官方话语送达方式的全颠覆。“素颜”作为地方“宣传册”,它也有数据,也有说道,但不张扬,不轰炸,不让你起鸡皮疙瘩。关于奉家“桃花源”的可信度介绍,它用的是“信手拈来都是桃花源记”,“一本老族谱里的亘古传说”;关于“梅山武术”,它轻拐一笔,用的是“站梅花桩的姑娘很美”,且别出心裁又不无轻松地相告诉,“其实没有那个汹涌的江湖”;对于紫鹊界,对于桃花源的韵味,它一句话就让你成就了古文人的梦想:“浩荡的风,吹着过去,也吹着我们”……

  这就是新化!

  新化的那片山水,养育了这样的一批人。

  听说梅山武术,乃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功夫神秘威猛内外兼修,不论是徒手进击还是器械套路,均讲究个神气意之三者契合,要求气流丹田,心与意合气与力合,“固桩势稳,出手泼辣,发劲凶狠,吐气抑声”是其基本功中要领——我的个天,这可是文武俱在奥义深广啊。文武之道,其实都在于内心的强大,新化千年的传承,正是这一以贯之的内在之强,否则不大可能有认宗“蚩尤”的文化执着。有点可惜的是,这次新化之行没能找到“梅山枫树习俗”的载体——枫树。在梅山文化中,认为蚩尤当年与炎黄二帝撕杀而败时,“被杀于黎山之丘,掷械于大荒之中”,且所掷之械“化为枫木之林”。由蚩尤的“掷械化枫林”我想起中国文化的另一神话符号——夸父,这位一直追赶着太阳的人,在奔向最后一个大湖的路途中渴死了,临死前,弃却手中之杖,竟自化着一片桃林!蚩尤与夸父,结局何其相似乃尔,都是悲剧式人物,但他们在为人类追索光明的过程中,一直以一种不挠的生命意志体现出人类的不息追求。无论是夸父的桃花灿烂或是蚩尤的枫林火红,都是一种轰轰烈烈后的宁静,是一种对人类光荣与梦想的不息追求……再回头看看紫鹊界的梯田吧,那一拢拢的金黄,那一层层的文化堆积,或者这正是此处风景不同凡响之处。

  这一次,我可真是认真地提醒着正在读着新化、经过新化的人们:小心,这里是新化!  

 

                                     2015年9月16日写于青岛,23日改于北京

关于我们通讯员注册友情链接下载中心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广告联系
中共新化县委、新化县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新化县委宣传部承办 新闻热线:0738-3238002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2006099号-1 新化新闻网 红网新化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