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查找

红网新化站旧站 新化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新化新闻网 收藏本站 收藏新化新闻网 在线投稿  投稿邮箱
新化新闻网 红网新化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新化分站 > 人文地理 > 梅山文化 > 内容阅读  
梅鋗与梅山文化

  梅山文化,是以越王勾践为代表的越文化的继承者,又是当地楚、越文化的继承者。越王子孙散居沅湘,给梅山峒带来了越国的先进文化,而沅湘间的越人臣服于楚后,又向楚国学习了先进的楚文化。梅山峒地区,还存在有自己的传统文化,种种文化的结合,形成了梅山文化的特点,也促成了梅山文化的鼎盛。①

  湖南自古为百越之地,其古代文化有着浓郁的越文化色彩,而梅山文化则又是湖南越文化中的一颗明珠,梅鋗则是梅山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梅鋗时代可算是梅山文化的鼎盛期。②

  “梅山峒蛮”的主体民族是古代的越族,越王无疆被楚国打败后,其子孙有一部分逃到了湖南梅山地区隐居。《粤中见闻》等书载:“越王勾践子孙,更姓梅,居沅湘,秦并六国,越复称王者,逾零陵往南海,梅鋗从之,至台岭家焉,乃筑城水上,奉王居之,谓之梅将军城,姓其岭曰梅岭。……(梅鋗)已而归番阳令吴芮,其后叙功,封台侯……”

  吴芮当时是越人首领,被越人称之为“番君”,奉之为百越长。秦朝末年,天下大乱时,吴芮命梅鋗为将,操演军马,响应诸侯抗秦。

  越国灭亡后,梅鋗这一支部队来到了沅湘之间,但他时刻不忘越国,只要有人自立为越王,他立即率兵辅佐,后来,随吴芮联楚抗秦,居功甚伟,吴芮被封衡山王,梅鋗封十万户。后来刘邦灭楚,封吴芮为长沙王。

  刘邦灭秦建汉后,梅鋗激流勇退,率部隐居梅山,不服役,不纳税,开始正式的自由王国。梅鋗其人不但是越人的军事、政治领袖,并且还是越人巫文化中的一位大巫,证据何在?《安化县志》载:“梅鋗住在安化县西梅山岭上一所名叫“白云”的古刹中。”当时,也不叫安化县,中国也还没有道教和佛教,所以,“白云”古刹,应该是原始的巫教坛无疑。

  又《安化县志》载:“梅鋗以益阳梅林为家”,这里所说的“梅林”,应该是越人的神树“梅杏”。梅字,据《尔雅》注:梅,大木也。大木,是指大而直的乔木,自然就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矮小多叉的梅花树了。

  又《越绝书》记载:“少康立祠于禹陵,得一木为梁,即梅梁也。”既然能作为祠堂梁木的“梅树”,并且似杏且高大的,就只能是银杏树。张道陵传道时,就于庐前植有银杏,孔夫子授徒之所曰“杏坛”。现在沅湘间的名刹,均以植银杏为神树,这就是古越的遗风。“杏林”也为医家代号。由此推理,梅鋗以“梅林”为家,证明其本人即是巫家,又是医家。

  《舆地纪胜》载:梅城,相传以为梅鋗故宅,女得仙号梅娘。又道光《祁门县志》载:梅仙妈祠,汉梅列侯女,相传仙去。

  综合上述可得出结论:不仅梅鋗是巫师,而且他女儿也是巫女,并且还成了仙。

  因为梅鋗是越人,他的巫文化便是越巫文化。由梅鋗继承并发展的梅山文化,就是越巫文化的延续。而梅山巫教(俗称梅山教)是梅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今日沅湘间的师道教,很多东西都是在梅山巫教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梅山教信奉的神灵大多数为梅山本土神。男神有峒主、三峒梅山、张五郎、张赵二郎、三元将军、五猖兵马等等。女神名叫梅山娘娘,并且还是一位赤身露体的女神。

  梅山教本来是梅山地区独有的宗教,但是后来随着:“梅山峒蛮”的迁徙,梅山教也传播到了很多地区。据壮族学者蒙光朝先生在《谈谈壮族壮诗剧》一文中记载:从前有一个叫(han)的女子,一连嫁了唐、葛、周三个丈夫,各生下一子,由梅山古寺的圣师收为弟子,也称三君,又称三元。他们在梅山传教,壮族师公认为这三君便是他们的启教祖师。

  梅山巫教,由于属当时的条件所限,在流传过程中,没有完善的文字记叙,主要靠口头传授,甚至到现在,很多梅山宗教的科本中还有“口工”之类的词语,意思是只能口授,不能用文字记载。所以,一系列的神灵谱系、生老病死、巫方神术便说成了五花八门的离奇故事,甚至传说者都无法自圆其说,究其根源,也都说:“师父是这样传的。”

  例1:张五郎。自从梅山学者对梅山文化开始进行研究起,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张子郎。学者与学者之间,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学识,便想尽千方百计寻找一些稀奇古怪的张五郎资料,当中便有不少牵强附会之举。因此,闹出无数个张五郎出身及布道的版本。具体记载,《湖湘民俗文化》刊物中和《民间文化研究卷,1990-2005,娄底优秀文艺作品选》等书上都有,这里不复叙述。虽然各抒已见,但互相说服不了对方,因此,也就成了“梅山文化”的一桩奇案、悬案。

  例2:张赵二郎。据新化田坪镇一些师公的《盘坛参礼科》中记载:“二郎本是张家子,随娘嫁入赵家门”或“二郎原是张家子,父死随娘嫁赵门”。由此可见,“张赵二郎”本来叫张二郎,由于父亲死了,他随母下堂,到赵家生活,因此成了“张赵二郎”。

  还有一个版本,却是一个离奇的神话故事。说是在很久以前,有张、赵二户人家,房子并排建在一起,按新化方言,就是“共一条阶基”。门口有一块大土坪,一户一边,中间留一条小沟通屋檐水。二户人家在各自的地坪口都栽了一株南瓜藤,各施各的肥。后来,两株南瓜藤缠绕到了一起,合并长成了一株。在合并以后的藤上结了一个南瓜,此瓜巨大无比。到了收获季节,两户人家都争这个南瓜为已有,相持不下。有人建议报官,县令判曰:砍破,一人一半。于是衙役挥刀将南瓜剖开,从瓜中蹦出一个小孩来,由于是二姓共有,县令为之取名为“张赵二郎”。据安化县梅城镇一些师公的科本中就是这样写:“张赵二郎无父母,金瓜里内降生身“。这显然只是个传说,但同样被流传得有声有色有根有据。

  例3:三峒梅王。关于“三峒梅山扶(胡)、李 、赵大王”的名字,笔者从有关资料中就看到了四个不同的版本,其实,可能还远不止这些。摘录如下:

  1、胡可志、李日兴、赵斗昔。资料出自《湖湘民俗文化》第四期,田艳《古梅山峒区梅山教探究——以师公的信仰为中心》一文。

  2、扶可真、李可德、赵可礼。资料出自曾迪先生《梅山神坛》一书第106页。

  3、扶天锡、李天华、赵天祥。资料出自《梅山文学》第五期,晏西征先生《蚩尤·梅山与梅山武术》一文。

  4、扶一甲、李月星、赵可德。资料出自安化县梅城镇著名师公周旭初先生家传手抄本。

  梅山文化的核心部分是宗教文化,由于梅山宗教文化是来源于楚、越文化,很少被历代统治者作为正史允许公开记载。,我提出这些存疑的问题,也只是梅山文化中的沧海一粟,诸多的学者研究了几十年的梅山文化,也还只揭开了冰山一角,要想真正研究、挖掘梅山文化,是任重道远的。正如林河先生所说,研究楚、越文化和梅山文化,不能用儒家观点去为巫文化的某些现象作定论,应该要从民族学、民俗学、地域学、方言学的角度去揭开她的神秘面纱。楚、越文化是原始的、野性的,与当时的社会发展和山民生活习性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种独特文化。只有了解她的民族性、民俗性,才能更好地体现梅山文化的核心价值,那样研究出来的成果,才是真实的,才具有影响力和说服力。

  注:①②林河《楚俗研究》湖北美术出版社,1995年12月版

[审核:袁晓晖]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通讯员注册友情链接下载中心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广告联系
中共新化县委、新化县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新化县委宣传部承办 新闻热线:0738-3238002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2006099号-1 新化新闻网 红网新化站